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雪 松

以松之德,正己之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创业之初先想好退路, 是不敢面对挑战的表现, 如果事业有了初步规模, 思考战略转移或拓展是一种必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那河、那水、那童年.......(札记 . 雪松作)  

2012-05-27 17:45:27|  分类: 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今天我听了一则广播说,青海湖据监测,近50年来,受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影响,青海湖水位持续下降,流域内生态系统退化加剧。

不知怎地我突然想起了我那遥远的童年。说实话我很少想起过以前的事,这次真不知道是触动了哪根神经。想起了老家村南的那条弯曲的小河,我儿时的记忆中,那条不大但涓涓细流无声地默默流淌的河。小河边茂密的杂草铺满了小河的两岸,杂草从中偶尔还能见到不知名的小花,或孤零零的一朵,或竞相争艳的一片,有白的、还有粉的,也挺好看。小河的两边便是绿油油的庄稼地了,茫茫然一眼望不到尽头,那是庄稼人的希望。小河的水清澈见底,不时能看到有几尾小鱼,悠闲畅游。小河在村南北路的路边往东不远处,有一片低洼,形成了一片河塘,河塘水也不是很深,每到夏天这里就会聚集了一些夏日戏水的男孩子们,这里成了他们的乐园。

我记忆中父母当时看得我最紧,记得我家大门口当时还有个门楼,每到吃罢午饭,该午睡的时候,父亲就把大门插上,自己横着睡在门口的地上,生怕我跑出去玩水洗澡。每每同伴们提前约好午饭后出去小河边洗澡的时候,我都得先在屋里装睡,看父亲睡着了,翻身人和门之间有了空隙,才能轻轻把门开个缝溜出去。如果父亲睡得堵着了门,那就出不去了,只能安生回屋睡觉,偷着出去的次数多了,父亲也由开始的训教,改成打屁股了。边打边问,还敢不敢了?小声地答,不敢了。但是总隔不了几天就又旧病复发了,所以我是我们同伴中最晚会凫水的一个。

我记得我刚开始去小河玩水的时候不敢下水,因为他们说小河边的草丛中隐藏着鱼、青蛙、还有马鳖、还有水蛇呢。后来看着他们都没事的时候,自己才敢轻悄悄的脱光衣服下得河去。河边的水倒是不深,现在回想一下的话,可能也就不到一米深,最里边深的地方有一米多。我开始不会凫水,我只敢趴到小河边练狗刨。有一次,在河边时间长了,出来后看见趴在腿上几个马鳖,有一个快钻进肉里了,同伴说,快,用鞋打,打打它就出来了。于是拿鞋照那地方摔了好长时间,腿都摔成青的了,回家后几天都不敢在家把长裤脱了。

后来好像懂些水性了,在几个同伴的怂恿下,开始走向那河塘的深水。在那片河塘洗澡的不是光像我们这么大的孩子们,还有比我们大的,他们自持下水比我们时间长,水性比我们好,就在那不大的水塘里来回驰骋,凫个不停,来个仰泳、来个潜水什么的,把你羡慕的不行。他们有时候也会来个恶作剧,你不会水偏拉你进深水的地方;你能进深水的地方了,但不会潜水,他硬拉着你潜水。潜水我们那时叫扎掹。开始我不会扎掹,同伴们就说,你手拉着耳朵,眼镜闭上,憋上一口气,用力往下蹲,能蹲多久就蹲多久。就这样模仿多了,河水也喝得多了,凫水倒也学会了。

后来年龄大了,对那条小河关注的也少了。那条给自己留下了很多童年的小河,什么时间河水变小的,什么时间干枯的,都没了任何印象了,现在仅仅剩下了童年那遥远模糊的记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5)| 评论(3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