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雪 松

以松之德,正己之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创业之初先想好退路, 是不敢面对挑战的表现, 如果事业有了初步规模, 思考战略转移或拓展是一种必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夜偷 (乡土小说一. 雪松作)  

2009-05-02 18:54:2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闪电,长时间的明亮,把天撕裂了几条亮着红光的缝,墙根下丛生的杂草,绿得发黑的果园,都看得一清二楚。他开始攀着棍从窝棚上下来,佝偻着腰。雷又响又亮,象愤怒人的呐喊,是猛兽的咆哮。紧接着是狂风,呼呼作响,把窝棚吹得晃了几下,他也摇了摇,松了手,站稳了脚,风驰电掣。雷这么响,风如此大是他开始没有想到的。刚才的一个念头在心头升起,使他还没来得及想这念头是什么,就又忘却了,只是在他的脑子里闪了一下,象刚才瞬间的闪电,这个念头太强烈了,以至使他无法平静。是什么?他在努力搜寻着记忆,捕捉着刚才的想法。不过他感到这个念头不是让他坐在窝棚上的,而是要他下去,去干些什么。他在窝棚上的时候,风也没这么大,雷也没这么响。雷、闪电还在远处,象在遥远的天边。云翻的很快,只几下,便把月亮吞噬了,将天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。就在这时,他才有产生了那念头。

       他一个人径直向前走,雨衣在他胳臂上放着。地上被果园的人们踏出了一条蚰蜒小路,两旁葱葱的杂草,有名字的,无名字的,借着偶尔的雷电清晰可见,蟋蟀的低声唱鸣在雷电和大风的间隙中传出,大概就没停过。它们不怕。他这样想着。他也不怕,人们对雷电总是产生一种畏惧的感觉,可他没有,他知道平原上的雷电是没事的。他怕什么?果园里的蛇,别人总是小心翼翼地走路,生怕踩上,他不怕蛇,他 看见蛇非抓住不可,因为这里无毒蛇。没有,反正他什么都不怕,只是去年的一件事真的使他害怕了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   雨点,稀稀沥沥的,打在果树上,沙沙的,他好像是在想什么,又觉得什么都没想。刚才那个念头是什么已不是那么重要了,重要的是凭自己一刹那模糊的记忆知道在按自己的念头在做这什么。他太笨了,在高中上学的同学们就这样说他,他不反驳,可心里总是不服气。不承认也不行,他是笨,几个要好的同学都考上了大学,而他却没考上。风,还是那么大,果树都刮斜了,雨也大了,他想起了雨衣,抖开,披到肩上,弯下腰,把已有些湿的裤腿向上挽了挽。

       他约摸顺着墙向前走了五十米,又是一个闪电,照亮了一个缺口。这使他突然兴奋起来了,猛向前走了几步,刚才那念头答案产生了,看守缺口。这墙是几天前塌的,那也象今天一样,风大雨大,只是白天。这里常有人看守,不能是偷苹果之人有可逞之机,不能冤枉人,也不能放过坏人,是在保护自己的劳动果实。去年父亲在果园,他替父亲看了几天,小矮子就说他偷苹果了,并且人证物证,是他有嘴也说不清,大家相信了小矮子的话。

      “这人看着表面老实,没想到心里做事。”

      “他以前没偷过,现在到学会偷了。”

     “他是狗改不了吃屎,以前偷只是没抓住,象这家贼,有多少也丢完了。”

     “家贼难防啊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 他哭了,感到了委屈,他想辩白几句,然而他的嘴说不过小矮子。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他,使他失去了说几句的勇气。说也没用,不会有人相信他,就象乌云也有把太阳遮住的时候。回了家,父亲火了,抽了他几皮带,脸型都变了,上气不接下气,“你偷苹果干啥?”“你败坏我的名誉。”“我打死你这混小子。”父亲打他,他没哭,只是忍着,“我没偷,没偷。”父亲不听,打累了是骂。知子莫如父,连父亲都不理解他,没人理解他了,他失望了,伤心极了。偷,多么可怕的字眼,这么大了,他不知道偷是什么滋味。小学的时候,班上常丢东西,有一次丢铅笔的同学说是他偷了,全班的人都为他做证明,“他那么老实会偷你的铅笔,别冤枉好人。”同学们把他当好人,他得到了解脱。他想起了这些,哭了,无声的流泪。他感到害怕,多么有损人声誉的字眼,以后他将在人们的眼里成为小偷,人们将在他背后指指点点,相互议论。他懊丧,想着小矮子为什么要诬陷他偷苹果,难道是几年前小矮子偷玉米被他抓住,罚了他,他报复吗?他刚想起便不敢想了,他后悔自己有这样的想法,这是可怕的念头。想这些干什么,要洗刷自己的冤枉?要报复他一下?他都不想,他不敢想得太远了,他不敢做,也不愿做。怨怨相报何时了。这是他在中学时老师教育学生们的。

       雷,在他头上炸响,风象会把墙再吹塌一般,雨下得大了,看不见雨点,凭感觉他知道这雨象往下泼的水,闪电又亮了一下,又在瞬间熄灭了,他在亮光里隐约看见树下一个黑的东西。他迅速地蹲到了草丛里,盯着那疑物。他想那可能是个未发现自己的人,先不能亮手电,要抓住证据,等他到了跟前,自己再大喊一声:“站住。”出其不意,先不能打草惊蛇,万一他丢了口袋跑了,诺大一个果园上哪去找呢。还真有人偷,以前常有人偷,因为穷,这两年都没有发现有人偷,可今天?他几次在想象中做着扑上去,擒得住的动作。时不时更新着最新的方案。他注意力太集中了,听不到了雷声和风声。眼睛眨也不眨盯着那黑影。当他决定了行动方案后,他的心平静了许多,呼吸均匀了,突然发现的时候确确实实呆了一下,又是害怕,又是吃惊。似乎出乎意料之外,又觉合乎刚才那念头的情理之中。他镇静了。

(未完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