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雪 松

以松之德,正己之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创业之初先想好退路, 是不敢面对挑战的表现, 如果事业有了初步规模, 思考战略转移或拓展是一种必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妈,您就这样平静安详地走了(雪松作)  

2007-12-13 21:25:37|  分类: 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女儿回来了,我不用再隐瞒她了,可以把她失去奶奶的噩耗告诉她了。昨天早上我问她:“你这么长时间没见你奶奶,你想不想她?”“我奶奶在哪儿呀?还在我姑姑家吗?”我眼睛酸了,想流泪。我告诉女儿:“你奶奶已经过世5个月了。”她目瞪口呆的啊啊着,说:“你骗我的吧?”“你骗我的吧?”坐上回老家的车我们都一语不发,女儿上学离家太远,妈妈过世的时候没有敢告诉她,没有让她回来。每次上网和她聊天都不敢涉及这个话题。快到妈坟前的时候,女儿出声地哭了,我不敢看她,嗓子哽咽着,没有劝她,让她尽情地站在那里去哭。哭过后把她带到妈的坟前边烧纸磕头,我边哽咽着说:“妈,夏影回来了。回来看你了。她走的时候你还好好的,没想到一年后回来你可不在了。”

妈妈是今年7月11日过世的,早上9点多一点,我二姐哭着打来电话,“你快回来吧,咱妈不中了。”我头嗡的就大了。我截了个车发疯似地往老家赶。到二姐家见妈就躺在床上,我再怎么哭着喊着叫也没了反应,泪扑簌簌的往下掉。二姐哭着说,昨天妈还在扫地自己洗衣服来着,每一天妈都起得很早,今天早上二姐起来了妈还没起来,二姐过来喊妈,妈说头不舒服,二姐说去医院看看,妈说没事,躺一会就好了。二姐去鸭场把鸭蛋收完就赶紧回来。再叫妈就没了应声,妈已经平静、安详地走了。我们兄妹六个、上下四代、内外孙在内近百十口人没有一个人在场。十年前父亲在床上躺了近一年后去世了,妈那时曾说我到时候不会麻烦你们。妈难道有先见之明?妈一辈子都不麻烦任何人,包括她的子女,妈就这样的走了,让子女们连个尽孝的机会都没有给。

妈用自己勤劳坚定的双脚悄然地走完了她86年的人生历程;妈的床前我们兄妹声声的呼唤再也听不到妈那苍老亲切的应声;再也见不到妈永远失去妈的我们没有任何思想准备;端午节时那一次回来看妈却成了最后一见,生离死别。妈,我再也见不到您了,再也不能当您面喊您妈了。

妈这一辈子是辛勤劳作的一辈子,没享过什么福,可以说妈妈是幼年不幸、青年中年奔波操劳,晚年家境好点了也是不甘清闲,不会享福老是知足常乐。妈出生在1921年,童年就非常不幸,幼年父母早亡,只能跟着本家叔生活,生活情况可想而知,所以不到18岁就和父亲结了婚。那个时候正好赶上河南旱涝蝗汤,逃荒饿死的人们非常多。(我爷爷是那个时候饿死的,我二姑是那个时候卖到陕西的。)据妈妈讲那时全家就是靠着卖二姑的一点粮食,靠着吃树皮、肯野菜,勉强度过了那个年景。解放前我们那里种蔬菜,特别是芹菜(郑州晚报有报道),我家也种,来郑州卖菜经常半夜三更就得出发,妈陪着父亲一道把菜送到大孟寨(现在南阳路附近),再走路赶回去给家里人做饭,来回几十里地啊。解放后,大跃进、人民公社不管什么运动,因为家里人多,吃得多,干得少劳力少,家里家外都得干,大集体是不干就罚,所以妈一刻都没停止过操劳。我是三年自然灾害是出生的,没吃的,就靠妈给弄的红薯糖才活下来。妈前后生了8个,最后存活了我们6个。妈心底善良,不会跟人争强斗狠,不会和人斤斤计较,遇事总是谦逊忍让。所以妈从没和街坊四邻红过脸,没和邻居吵过嘴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妈妈的年龄大了,我们兄妹六个人中5个都来到了市里,就二姐还在老家。父亲十年前去世了,让妈来市里她住不习惯,说不接地气,一年中有十个月都是在二姐家,因为我排行最小,跟我的时间最长,我来市里后妈也喜欢跟着我,每年到该过年了,就想着该来我家了。妈老了还是歇不住,到谁家都要干活,不让干就着急,在二姐家天天给人家扫地,地上房上非得扫一遍才算罢休。妈的衣服从不让别人洗,也不让用洗衣机洗,说洗衣机光把衣服洗烂。妈到老都不糊涂,天天操儿女的心,不操这个的心,操那个的心。像前年我的手不小心被刀弄了一下,缝了几针,那次回去看妈时还没拆线,后来我再回去时二姐告诉我说,咱妈天天念叨你的手也不着好了没,晚上也睡不着。这次回来我专门把手放在妈跟前让她看,妈看我的手好了,算是放了心。我大哥都快70了,身体不太好,妈也是天天说也不着你大哥啥样了。唉,在妈眼里再小再大也是孩子,也让她操不完的心。老了就盼着能经常看见孩子们,谁要有几星期不回去,就念叨个没完。妈过世的前二十多天我都没回去,还是阴历5月初5端午节,我们回去了一趟,本来我就想说15号回去看看呢,想不到11号妈可永远离我而去了。阴历五月二十七,黑色的日子天将失去颜色的日子。儿子将永远记着这个日子。每每想起永远离去的妈妈,我就想起了端午节那次最后分离的情景:妈和二姐她们送我们到门口,我们上了车开始向妈说,回去吧,我们走了,过几天从回来看您。妈是怔怔的看着我们的车远远的离去,远远的离去…….现在回想起来,我想妈那时不知充满了多少内心的期盼和渴望。我后悔我干吗20多天都不回去看看妈妈,使端午节的这次的分别成了永远的诀别。这可能会成为我内心中永远的忏悔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5)| 评论(2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